第373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昆无视周围人的崇拜,说起来他对这些围观的人没啥好印象,只知道看热闹,却没有人肯定站出来振臂高呼的,这社会确实病态的不轻。

床头的闹钟沙沙沙……一秒钟,两秒钟,三秒钟……时间短暂而又快速的划过,林昆却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,她咬紧嘴唇紧闭双眼,死死抓着林昆肩膀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发白,可等了半天,那对于她来说可怕而又绝望的一幕却没发生。

这热气球船舱很大,足以容纳数百人,能看到很多少年男女,在甲板上三五成群,时而传出欢声笑语。

林昆没出声,这在众人的眼里就等于是默认,周围的同事们马上重新的看向林昆,虽然他看起来一身痞气,言语间像是个土包子,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,叫人可不貌相,能拱了林昆这样一个仙女,并且还让仙女给他生了这么一个大儿子的男人,怎么可能是普通的男人呢?

这位郑长史,位高权重,而且,是刺史公面前的红人。和这位郑长史有些远亲,但王宪不知道递过多少回名剌,都见不到这位郑长史。却碰巧,今天在家门口,恰好郑长史车马经过,他乍着胆子迎上去,说家里摆好酒宴,宴请郑长史,却不想,这位郑长史竟然答应了。

林昆看看周围道:“张校长,能找个地方坐坐,我们单独的聊聊么?”张举心里越来越疑惑了,笑着说: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,我跟老冯也都是老交情了,你跟我不用那么客气。”他说的这倒是心里话。

“你……!”林昆气的差点说脏话,林昆一脸坏笑的张开手朝她走过来,最终即使心里一百个、一千个、一万个不乐意,她也不得不和林昆抱在了一起。

心里难受归难受,但林昆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平静,“晓雅,你不用恨你自己,这就是你的性格,我们骨子里的东西谁也改不了,就当是命吧。”

这热浪的扑面,立刻就让众人再次充满期待,紧接着他们的目中,慢慢出现了一个身影,这身影看起来是个小胖子,正扶着墙,一步步走出。

有了余宗华的这一番话,姜峰的底气立马就足了,当然余宗华也是提出条件的,那就是一定要多关照林昆,余宗华没有点明和林昆的关系,姜峰也没有要过问的意思,只要他心里记住一点就行了,林昆是余宗华重要的人。

山里的路不好走,猎人们步子很快,我和胖子有时候经常被甩在后面。真正走进了林子才会发现,这里和印象中的密林并不相同,树木之间的间距比较大,地面也算是平整,各种各样我叫不出名字的鸟经常从头顶飞过。

林昆面色平静,嫣然一笑:“只是有些想不明白,你为什么会对澄澄这么好。”她突然看向他,目光里充满了认真:“他毕竟不是你的儿子。”

两个小流氓趴在地上不敢起来,林昆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,也没继续修理他们的意思,还是那句话,跟这样一群小喽罗动手太没意思了,抱起了澄澄,笑着冲林昆说了句:“老婆,走吧,咱们回家去吧。”

围观的众人回过神,目光全都唰唰的看向他,也不知道谁第一个鼓起了掌,周围马上掌声一片,众人看向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崇拜、那么的灼热,却完全没人注意林昆,林昆黑着脑门看着他这个便宜徒弟,心里头……

难道是,主人真的是神仙下凡,怕泄了仙气?主人若不是神仙被贬谪凡间,很多事情,还真的难以解释难以理解。不知道几时,主人才能固本培源,行动房事呢?尤五娘大眼睛水汪汪偷偷瞥着陆宁,心里胡思乱想。跟在陆宁身边,对陆宁种种神奇行为,尤五娘和甘氏,体会最深

“吃醋?”“林先生,你不会不知道吧,小雅好像很喜欢你。”陆婷微笑着道,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,看上去有着一股淡淡的俏皮可爱的味道。

尤五娘冷笑,“刘佐史,我倒是劝你,今日放我走的好,若不然,以我之美色,如你所说,一个农人,我必可令他专宠与我,到时候,刘佐史呀,到底谁上天堂,谁入地狱呢?!”

陆宁又道:“我知道你来做什么,原本县郊那千亩良田,收租的事情我准备都交给你的,但五儿不同意,所以啊,这事儿你跟你妹妹合计,她什么时候同意了,你就接手。”

林昆给自己倒上了一杯,又替余宗华满上,笑着说:“余叔,你喊我上来肯定是有事……”

卡罗拉开进了别墅区,停在七号别墅的大门口,小楚澄蹦蹦跳跳的从车上下来,林昆扭伤的那只脚不敢着地,最后还得让林昆抱她回去。

韩心马上追问道:“什么兵?”林昆笑着把胸膛一挺,像是回答什么庄严的问题一样,道:“特种兵!”

保安头子躺在地上叫唤了一声,本以为搬出了他们老总之后林昆会紧张,结果林昆根本就鸟他,这保安头子心有不甘,又嘶哑的叫了一声:“你倒霉了,你打了我们老总的儿子,他……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章小雅马上警惕起来,并略有威胁的道:“你可别想打林哥的主意,否则我让我爷爷把你调走!”

林昆慈爱的笑着拍了拍小家伙的头,道:“乖儿子,看动画片去吧,爸爸去帮妈妈做饭。”

韩心照完了一对正在镇子桥头上并肩而坐的高中情侣,转过头笑着问冯佳慧:“佳慧,如果给你一次时光逆流的机会,让你在高中的时候就遇到他,你会不会和他像他们那样坐在一起,甜甜蜜蜜的度过青春。”

又是几声轻佻的声音传来,声音里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意,三个小青年向冯佳慧他们走了过来,为首的是一个小胖子,二十多岁,留着个小寸头,脖子上拴着根金链子,胳膊上刺着纹身,一看就是个土财主暴发户。

在冯佳慧的身旁,放了一个她出来时带着的拉杆小行李箱,边上又多一个大大的塞满了的旅行袋,里面装着的都是给家里亲戚们买的礼物。

而那个女孩则是走到了洛尘面前,然后冷笑一声,鄙夷的看着洛尘,不过接下来却是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巴掌朝洛尘扇了过去。

事儿虽然没办成,但要是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,只会让人家余书记更反感,所以许大头快速的在心里反应了一遍之后,马上就说:“不了,余书记您不知道,我吃不了狗肉,余书记你们吃饭,我先告辞了……”说这话的同时,许大头在心里暗暗的咆哮着:“谁说老子不吃狗肉,老子就特么的爱吃狗肉,麻痹的你们宰了老子侄子外甥的狗,吃了老子的狗肉,老子连汤都不能喝一口,这真特么的叫人心里窝火!”

他没有直接将矛头指向林昆,稍微愣了一下后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故意冲沈曼问道:“沈曼同志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么?”

冯远志摆摆手,道:“不是你们给我添麻烦了,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,那于亮本来就是冲着我们家来的。”说着,冯远志又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小赵啊,这位是中港市市中心幼儿园的付园长,这位是中港市马桥子辖区的工商局的丁局长,这位是中港市纪检委的书记秘书钱秘书,这位是……”

紧要关头,沈曼突然感觉身子一轻,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揽向了一旁……